炖肉小号

【一八】火车餐车play 你们懂的

*雷 ooc
*无文笔无逻辑无常识
*一切为了炖肉


齐铁嘴最终还是一个人去了餐车。

他好心想化解尴尬,结果却成了所有人中最尴尬的一个,这叫什么事儿啊。二爷和夫人还好,反正也早习惯了他们妇唱夫随旁若无人地秀恩爱,可是佛爷——他家爷怎么就跟一个认识还不到三天的姑娘成了心有灵犀一点通的冤家,自打认识这么多以年来佛爷还是第一次用这种斩钉截铁的态度回绝他的要求。

想到自己散尽家财啥都没了最后连回程火车的座位都被尹大小姐以“我就要跟我夫君坐一起”为由硬生生占了去,再想到佛爷面无表情地任由尹新月坐在他身边而自己只能傻乎乎站着像个多余的累赘,齐铁嘴不禁悲从中来。亏自己之前还打趣佛爷说这买卖不亏啊还白得了个嫂子。现在一语成谶了吧,他是不亏,可自己亏大发了啊!

齐铁嘴忘了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张启山的。可能是下斗时一次次的舍身相护,可能是平日里一次次的相视而笑。或者更早,早在佛爷为了救他身中数刀浑身浴血却抬头看向他用眼神跟他说没事了的那一刻。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等他意识到他对佛爷的感情已经不一样了的时候,他已经陷在这个名为张启山的坑中出不来了。

可是他并不打算说出来,免得连兄弟也当不成。他一次次用话多掩饰他的心思,只希望佛爷不要看出来。佛爷早晚是要成家的,在那之前他只想默默地陪在他身边。等佛爷有一天找到喜欢的姑娘了,他就会离开。可是他没想到这一天会来得这么快。

齐铁嘴觉得心里难受极了,委屈极了。他本不怎么饿,到餐车来也是觉得车厢不留爷自有留爷处,现下各种失意的情绪交织在一起,居然生出了几分饿意。 这个点已经很晚了,整节餐车空荡荡的连个人都叫不到,推车上也只剩下一些冷掉的糕点和写着洋文字的酒水。

连你们也欺负我,齐铁嘴撇了撇嘴,拿起一瓶看不懂名字的酒打开就灌了下去。他平时几乎是滴酒不沾,这大半瓶下去顿时觉得整个人飘了起来。何以解忧,唯有杜康,古人诚不欺我啊。想着想着他就倒在长条座位上睡了过去。

齐铁嘴是被热醒的,也不知道自己这一觉睡了多久。窗外已经完全暗下来了,餐车里也是漆黑一片。他脑子还是一片浆糊,根本没办法思考为什么在这寒冬腊月的天里自己身上会热得好像要烧起来。他只能依着身体的本能行动,先脱下了皮草,然后颤抖着解开了长褂的扣子,身上只剩下了贴身的内衫和亵裤,但还是没有办法缓解从小腹一点一点不断升上来的热意。

张启山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齐铁嘴整个人蜷缩在并不宽敞的座位上,身上的衣物被扯得七零八落,白皙的腰部若隐若现。他的身体在身下的皮草上慢慢地蹭着,像是在缓解着什么又似在竭力隐忍着什么。经常下斗已经让张启山练出了黑暗中也能清晰视物的本领。而现在,他竟不知自己是该痛恨这种本领还是该庆幸。

一瞬间血液涌上头顶,让他快要站立不稳。张启山快速走到齐铁嘴跟前,发现他的面色泛着不正常的潮红,他的镜片已经被泪水打糊,而他嘴里一声声叫的都是“佛爷救我”。

张启山只恨自己没有早一点来找他。

从上了火车开始他就被尹新月缠得脱不开身,不管他说多少次会以别的方式弥补她只希望她能早点回家,这位大小姐就是铁了心地要跟着他还一厢情愿地喊他夫君。他一起身,尹新月也跟着起来,他一瞪眼,尹新月就开始大叫他始乱终弃不负责任,把他闹得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好不容易等到尹新月靠着他肩头睡着了,他马上把人放在座位上,然后出来找齐铁嘴。

张启山早就知道齐铁嘴对他的心思。齐铁嘴自以为隐藏得很好,但是每次只要张启山突然看向他,他的话就会变得多起来,还带着点结巴,就连耳朵也会隐隐发红,这些齐铁嘴自己都没意识到,张启山却都看在眼里,平日里也存着几分逗弄的心思才一直没把话说破。

时间久了,张启山心里也是憋着点火气。一边想着如何让齐铁嘴主动开口表达心意,一边又恨不得把这个人拆吃入腹叫他再也不能离开。直到尹新月出现,机会来了。他故意装作不排斥尹新月坐他身边,故意回绝他去餐车的要求。可是当他看到齐铁嘴一瞬间落寞下去的表情,又觉得不忍心了。这个人啊,总是莫名其妙地干扰他的思绪,莫名其妙地打乱他的计划,也总是莫名其妙地让他心动。

他打算去跟齐铁嘴把话说清楚了。

但是张启山千算万算都没算到齐铁嘴是以这样的状态出现在他面前。

没等他细想,他的手指已经先一步意识抚上了齐铁嘴的脸,好烫。可这对齐铁嘴来说却是一种冰凉的慰藉。他的镜片已经模糊到不能视物,他看不清眼前的东西是什么,只是无意识地张开嘴,把张启山的手指慢慢含了进去。张启山的二指奇长,齐铁嘴有些艰难地吮吸着,一根一根地,从根部舔到指尖,喉咙里发出细微的咕哝声。等他把一只手的手指都舔了一遍,他身上的那把火早已烧到了张启山身上。



—————————————————————————————

第一次在lof发车。等我先测试一下lof的容忍度。
还有2000+字的肉,晚上再发。

评论(31)

热度(474)